从医48载 漳州郑庆亦用行动演绎医者初心

闽南网   2019-08-08 17:50

  闽南网8月8日讯(福建日报新媒体·闽南网记者 梁政 通讯员 黎斌 文/图)在解放军第909医院烧伤整形科的病房里,经常可以看到一位头发花白、年近七旬老专家忙碌的身影,他叫郑庆亦,因为在烧伤领域德高望重,所以被不少人亲切地称为“闽南第一烧”。

1565256597065.jpg

  2010年,郑庆亦载誉归来

  1968年初中毕业后入伍参军的郑庆亦,有幸被选中成为一名卫生员,他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,一步一个脚印地从卫生员、护士,逐步成长为助理军医、军医。1985年,郑庆亦从一所野战医院调入第909医院。当时医院的烧伤专业还是跟其它几个专业合在一起,也没有专门的烧伤医生,万一有烧伤患者,就要由外科医生轮流来管床。“部队医院怎么能没有专业的烧伤医生,别人不愿意,我来!”于是郑庆亦向院领导毛遂自荐,主动请缨要当一名全职的烧伤医生。他的请求很快被批准了,同年,他被派往解放军总医院全军烧伤研究所进修学习。等到学成归来后,科室给了他6张烧伤病床,而医护人员只有他一个“光杆司令”外加两名换药护士。就这样,烧伤专业开始正式运转起来了。

  没多久,龙岩地区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,有30多名乘客被严重烧伤,其中一名86%大面积烧伤的江西籍患者被送过来治疗。为了给患者实施切痂和异体皮覆盖手术,郑庆亦天还没亮就起床,先把一头60斤左右的小猪屠宰好并剥皮,再削制成纸一样的薄皮,接着打好洞覆盖在切痂的创面上。看似简单的一台手术,郑庆亦前前后后忙碌了13个小时,累得他连腰都直不起来。所幸的是历经2个多月精心治疗护理,患者终于痊愈出院了,他也成了这批大面积烧伤中唯一的幸存者,为此江西省政府特地给医院发来了感谢信。

1565256625789.jpg

  1985年,开始学习烧伤的郑庆亦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首战告捷后郑庆亦又相继成功救治了漳州糖厂、罐头厂、漂染厂、水泥厂等成批严重烧伤患者,烧伤床位也从6张扩大到12张、20张……1994年烧伤整形科开始独立成科。因为烧伤专业涉及皮肤、脏器、创面脓毒症、代谢等诸多领域,随着科室的不断发展,郑庆亦提出要抢救大面积烧伤,就必须要有异体皮肤,特别是要想做烧伤最前沿的微粒皮技术,没有皮库更是不行的。1991年,烧伤整形科在医院的大力支持下建立了原南京军区、福建省首家皮库,也是福建省最早开展自体微粒皮移植技术的医院。2002年,他带领烧伤医学团队成功救治空军25名灭火英雄,实现了“无一例分流、无一例死亡、全部治愈”的佳绩,受到了部队各级表彰。2008年,科室顺利升格为全军烧伤中心,成为了医院响当当的一张名片。然而这些成绩的背后、走过的坎,其实只有郑庆亦自己最清楚。从事烧伤专业必须先过喉咙疼、拉肚子和长脓包三关,由于细菌多和长期接触,郑庆亦患上了哮喘病,每次发作起来整晚都不能平躺着睡觉,只有端坐才会缓解些。要是持续发作就得住院治疗,但每次住院他都会选择住在自己科室里,这样可以边治疗边上班,两边都不耽误。

1565256646490.jpg

  郑庆亦(左2)带头科研攻关

  从自体皮移植到微粒皮移植,再从烧伤流体悬浮床到MEEK(微型皮片移植术),郑庆亦总是会把最新的治疗成果运用到烧伤中来,他也被称为能在人体“沙漠”上播种“新绿”的奇人。一次,有两名战士在焊接油管时造成了96%和93%严重烧伤。患者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成了“碳人”,全身烧得漆黑一片,已经严重休克、呼吸微弱了。要知道,人体一旦失去皮肤的保护,患者的身躯俨然失去了绿色屏障,体液渗出、排泄功能丧失、免疫力大幅下降,各种细菌大量侵袭,况且患者烧伤严重,能取的自体皮也十分有限。在会诊病情时,郑庆亦提议先尽可能地采集患者的自体皮,再用精密设备剪切成长宽约2毫米大小的细小微粒,接着均匀地播撒到一大张异体皮上,然后整体覆盖到切痂的创面上。果然,当这些微粒皮植入人体表面后,就如同是一粒粒种子,在皮肤上播种、发芽、生长,并逐渐由点连成线、聚成片,使患者重新长出新的皮肤,而覆盖在最上面的异体皮则会逐渐老化、脱落。大概3周后,郑庆亦又采用MEEK技术,把采集的自体皮扩大到4至6倍,再一块连一块地移植到患者新鲜的创面上。这样一周后,新的皮肤便开始生长了,患者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,身体各项功能恢复良好。

1565256657965.jpg

  郑庆亦(左2)组织会诊患者

  从医48载,郑庆亦在国内较早地开展了成批严重烧伤、大面积烧伤、小儿烧伤、电烧伤和烧伤后期的修复,他参与救治过的烧伤患者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,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,2013年厦门BRT爆炸、2014年昆山工厂爆炸……大凡国内有成批严重烧伤或大面积烧伤,都会邀请他前去参加救治。无论到哪里支援,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将技术传授到哪里。如今的郑庆亦已是技术三级、军职科技干部,站在了许多医生难以达到的高度,不少人都劝他歇一歇,可他觉得“在医学的道路上没有止步者,即使是退休了,救死扶伤仍然是医者永远不变的初心”。

新闻推荐

频道推荐
  • 漳州:签发中国-东盟自贸区原产地证书591份
  • 致公党中央调研组 莅漳开展专项调研
  • 提升立法实效 2020年漳州市地方立法工作座
  • 24小时新闻排行榜